野‧談

野人

 

城市生活繁忙緊張,充滿限制和壓迫,

香港大學畢業的野人,

選擇離開城市,搬去郊外,燒柴煮飯,開地耕作,

用別人棄置的東西裝飾自己的家,

並棄用日常的化學清潔劑,

過著簡單自然的生活

證明自己生活自己選是可行的。

 

 

日期:4月3日

時間:2pm-3pm

 

 

野人

於2003年與志同道合的好友創立自然脈絡,自此一方面過著接近自然的簡樸生活,以行動證明實踐綠色生活的可行性,另一方面擔任自然活動導師,推廣綠色生活,以親身體驗方式,鼓勵學生和活動參加者多親近大自然,尋找屬於內心的快樂。

 

日期:4月3日

時間:3:30pm-4:30pm

 

何來

現任大嶼山愛謢水山協會主席,過去花10多年去做牛羣觀察和紀錄大嶼山牛的狀況,嘗試理解牛羣在沒有人為操控下,牠們的自由生活和自然習性具體是怎樣的。

我們的牛牛怎麼了?

何來

 

對於牛,人們自然會想起幾個畫面: 有人驅趕著一頭牛在田裡耕作,或如我們傳統 ‘通勝’年歷的一副傳統插圖,一位農夫/牧牛人牽著一頭,或一此插畫或舊相片中所見牛童騎在牛背上,----- 但現時香港己幾乎沒有人作牛耕了,這些畫面的人物不在了,牛,,,,其實是什麼樣的動物?那些是養活了所有人類的動物,尤其中國人,好像沒有人有興趣去了解牠們。

 

「香港自棄耕之後,不時會聽到官方以『流浪牛』去稱呼牛羣現時的狀況,不明䄂的香港人都很很接受了這種叫法,但這其實並不很正確,...」何來說。